【荷官日记】赌场里见的最多的还是一个“贪”字

xiaomi
2020-05-15

许多荷官干久了,都想换工作,但到最后,也不过是从一个赌场跳到另一个赌场,在澳门这种地方,也没什么别的可干的。而我自己,也没有什么宏大的理想,得过且过呗,反正有钱花,有地方住,也就那样了。而我也几乎不会去赌,好像长这么大就玩过1次转盘,赢了500块,就收手了,然后我用100块钱吃了顿饭,买了点日用品,剩下400块捐给了基督教会。我总觉得,赌场赢得的钱,都是不义之财。赢了钱,可以取一小部分,当是奖励自己的小运气或者是小聪明,其余的部分,要散掉,我才安心。天下没有白来的东西,你此刻得了便宜,他日一定要付出点东西来交换。

在《圣经》中,贪婪被认为是七宗罪之一,在佛教中,“贪嗔痴 ”被认为是“三毒”,《古兰经》中亦有所云:“人性是被贪吝所支配的。”毫无疑问,贪婪,在广泛意义上,被认为是人类的天生劣根性。当然,贪婪也不尽是负面的,没有贪婪,就没有欲望,就不会有商界的利益追逐,就不会开足马力的经济狂奔,甚至那些颠覆人类历史的创造,如果不是为了满足不断膨胀的欲望,恐怕也就不会出现了。只是,在赌场中,人类的这一劣根性,可谓在瞬时内被无限放大。而那些能够在赌场上常胜的人,无不是拥有强大的能力,能将自己的贪念收放自如。他们深谙各类游戏的规则和胜负概率,在进赌场前,一定会给自己设下纪律并严格遵守:玩什么游戏,玩多长时间,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止盈止损”点,既赢到多少钱就即刻收手,输到多少钱就马上撤离。就像阿鹏说的:“来赌场的客人,大多有过赢钱的经历,之所以最后大多数人赔钱,都是因为不懂得何时收手。”赌场类比股场,甚至类比人生,“止盈止损”也同样重要。多少赌客在单局告负后,加倍压筹,希望一举翻盘;多少股民在投资套牢后持续加码,想着股价还能上升;多少人在一段长期关系已经出现原则性问题的时候,依然不愿意放手,甚至加倍付出,希望能改变对方;多少人在选择一条路后,明明发现已经走不通,却继续辛苦跋涉,总觉得再努力点就能不一样,却不知道选对努力的方向比加持努力的强度更重要。而这类选择的结果,往往是更大的金钱上、时间上、精神上的损失,甚至万劫不覆。

断尾求生,少赔当赚,在变幻莫测的世界里,“止损”是我们能够控制风险的武器,只是在惋惜已投入的成本时,多少人还能保持充分的理性,把它当作沉没成本,并让它就此沉没?相对于“止损”,“止盈”则更加困难,亦是人走向成熟重要一步。“止盈”要求我们跨越更大的心理障碍,强力控制住人性的贪婪,在一路鸿运的时候及时收手。

生而为人,不贪不可能,只是凡事应当有度。股市疯狂猛涨必将迎来疯狂暴跌,公司盲目扩张必将面临危机与失败。月有圆缺,财有盈亏,人有悲欢,命有祸福,凡事自有它的周期和规律,而万事也因有失有得才能平衡。适时收手,懂得进退,在恰当的时候选择离开,是一种胸怀,更是一种智慧。正如老子云:“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

“贪”字何解?“含”“贝”在“口”,迷恋钱贝(古时候以贝壳为货币)以至于要含在口中才行。但“贪”也是“今”日之“贝”。今日的宝贝不会永远价值连城,今日收益不会日日收益,天下更是没有长期内不劳而获,不风险而盈利的事情。懂规避,懂取舍,懂进退,方得始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