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德州最全面的德州导航平台,第一时间发布各平台福利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德州平台 - Mike Postle作弊案后续:律师跑路,Postle又被起诉

Mike Postle作弊案后续:律师跑路,Postle又被起诉

2021-01-19 作者: xiaomi 浏览: 53

Postle去年10月份以诽谤罪起诉了多位扑克圈名人,索赔3.3亿美元。如今这件事可能要黄,因为原本帮他打官司的律师“撂挑子”。不仅如此,Postle还面临着两起反策略性诉讼(anti-SLAPP)。 

上个月,在最开始的作弊案里代表88名原告的律师Mac VerStandig披露了一件事:比弗利山庄法律事务所Lowe & Associate的律师Steven T. Lowe已经在12月向法庭提交书面文件,放弃担任Postle的代表律师。 

法官Richard K Sueyoshi于1月14日对此请求做出了裁决。根据职牌Todd Witteles第二天发的推特,法官已同意Lowe的请求,解除了他作为Postle代表律师的职务。 

Witteles的律师Eric Bensomochan说,根据Lowe在请求中的措辞,双方的合作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可能是因为钱没到位。Lowe的请求曝光之后不久,Bensomochan在Witteles的播客里说到,这种规模的官司花费非常昂贵,就算是1.5~2万刀的预付金也有可能在几周之内就花光。 

于是Postle在这场反诉案里没律师了。 

Postle此前被指控在萨克拉门托地区的石头娱乐场(Stones Gambling Hall)的低级别直播扑克游戏中作弊。据报道,在2018年至2019年之间大约18个月的时间里,他几乎只玩$1~$3和$2~$5的德州扑克cash游戏。 

总共88人把Postle、石头娱乐场管理集团和石头娱乐场锦标赛负责人Justin Kuraitis一并告上法庭并索赔3000万美元。Kuraitis同时还是直播的负责人,他被认为是Postle的同谋。最终法庭驳回了对Postle的指控,同时大多数原告与Kuraitis和石头娱乐场达成了和解。 

随后Postle反诉扑克圈多位参与讨论此事的知名人士和机构,并索赔3.3亿美元,理由是这些人无端诽谤他。被起诉的人包括Witteles、石头娱乐场前员工同时也是此案件的“吹哨人”Veronica Brill、丹牛、Haralabos Voulgaris、Joey Ingram,还有体育频道ESPN、媒体Poker News、Upswing Poker、Run It Once、Crush Live Poker、Solve For Why和Poker Coaching。这些被告的机构分别由职牌Doug Polk、Phil Galfond、Bart Hanson、Matt Berkey和Jonathan Little运营。 

Veronica Brill和Todd Witteles对Postle提起反策略性诉讼(anti-SLAPP)

被Postle以诽谤罪起诉的Veronica Brill和Todd Witteles对Postle提起了反策略性诉讼,此事到了这一步已经是俄罗斯套娃了…… 

SLAPP是指“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

当企业或政治人物因为事关公共利益的议题而引发社会大众批评时,被批评者借由提起一个诉讼,企图令批评者难以忍受诉讼程序所需的劳力、时间、费用等等成本而放弃其批评,这样的诉讼称为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类似成语“杀鸡儆猴”的寓意。

通常原告并不期待胜诉。提告的真实用意在于透过法律费用及上法庭的冗长过程,让被告心生恐惧、身心俱疲,最终放弃原本的言论与主张。一旦提出诉讼,其他人可能就更不敢参与理性辩论,而原告也就达到了制造寒蝉效应的目的。

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有很多种形式,最常见的是提起诽谤罪诉讼。

而反策略性诉讼的目的就是保护那些只是行使言论自由权利的人不受这些诉讼程序的影响。 

看到这儿是不是一脸懵逼……简单来说,Postle告了一群人诽谤,这个诉讼被认为是策略性诉讼,于是Brill和Witteles以反策略性诉讼的名义反告Postle。

 没有了法律团队的Postle可能招架不住这场官司。 

在大多数情况下,策略性诉讼中的被告(也就是被Postle起诉诽谤的这一群人)会请求驳回案件,除非原告(Postle本人)能够证明他们会在诉讼中获胜。Postle必须提供证据证明他可以获得对他有利的判决,否则案件将会被驳回,他还要为那些被他起诉的人支付律师费。 

Brill和Witteles认为,Postle是职业扑克牌手并且出现在石头娱乐场的直播里,他已经是公众人物。这一点导致了Postle“被诽谤”的门槛变高,他必须要证明被告有恶意行为。 

“石头娱乐场的宣传团队竭尽全力把他变成扑克圈名人。他们创作了一系列图片来大肆宣传他的才能,包括把耶稣的头换成Postle的头,”Brill的法律团队在诉讼文件中写到。 

Witteles的反策略性诉讼案将于2月10日在萨克拉门托高等法院由法官David Brown审理。Brill的诉讼将在第二天由法官Richard K Sueyoshi审理。

本文作者 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