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德州最全面的德州导航平台,第一时间发布各平台福利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德州平台 - 用快速弃牌来威慑和扰乱对手

用快速弃牌来威慑和扰乱对手

2020-09-05 作者: xiaomi 浏览: 56

资料图1


第一手

$5/$10 no-limit holdem

经过一个小时的休息,我回到了牌桌,轮到我扔大盲,离开之前我一直玩的很紧。此刻,回来又连续弃牌了近20分钟,我的形象基本上就是隐形人,没有一点威胁,很适合来玩些花招了。

发到第二张牌后,我看了下底牌,一对2。两个玩家平跟$10,在这个游戏里很少见,小盲玩家平call,我手上有$2,000,他们三个的筹码都比我多。我扔了个10块的筹码进入底池,也就是mini-raise,我从来没见过有人会这么玩(在几个玩家平跟后,在大盲位置mini-raise)。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时机不错,这手牌,这个时间点都可以。我希望他们要么认为:这个家伙不会打牌吧,要么认为他看起来好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三个平跟的玩家都跟注$10,底池里有$80,翻牌发出是K♣J♥8♣。小盲有点犹豫,他是要下注,我看到他伸手去拿两个红色筹码。伙计,下得好!他面对三个玩家,在$80的底池里下注了$10。这个下注很有趣,很明显是被我翻牌前奇怪的加注所引发的。打得好!

由于我已经预见他要下注,所以我能在他下注的瞬间就弃牌,然后恢复到一动不动,注视前下方的状态,我感觉右方,下注的对手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

2第二手

5/$10 no-limit holdem

一个玩家平跟,我在按钮位置加注到$40,小盲跟注,平跟的玩家跟注,三路底池。翻牌圈,过牌,过牌,过牌。转牌圈,他们两个又都过牌。这个情况对我来说很熟悉,这种局面下,我不会每次都自动下注诈唬对手,我必须感知到至少有一个玩家对底池没什么兴趣,要准备放弃了。

这里,我感觉两个玩家都想要弃牌,所以选择下注。小盲玩家没有立即弃牌,我知道他是要过牌-加注,然后拿下底池。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他成功地让我认为他要弃牌,很明显刚才他在演戏,既然不弃牌,意味着有好牌要加注。

他在过牌-加注前还停顿了一下(几乎每个人都这样,这就是我们能进行这个策略的原因),然后说“我加注.....”。在他说出数字前,我和平跟玩家都已经弃牌了。

这是个重要的例子,因为它经常发生。在每条街,当你加注或者下注后,对手都会停顿一下。也许是停下来思考,或者他已经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停顿一下只是想演一下,传递错误的信息。

对手这样做实际上给了我们时间来思考。等到他停顿完,你应该知道如果他加注,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假设对手停了一会儿,然后说:“全压。”而你却不知道要怎么办,那么以我的观点,这手牌你没打好。

这里我想要大家问下自己:如果已经知道面对全压自己要弃牌,那么是表现的信心满满快速弃牌更好,还是表现得犹豫不决无奈弃牌更好呢?把这个问题联系到第一手牌,当时我手上是一对2。由于我翻牌前怪异的mini-raise,大家都看着我,我没有击中翻牌,所以我知道面对任何下注都会弃牌。那么当右边的对手在$80 的底池中下注 $10后,怎么做更能威胁和扰乱对手呢?

我认为,快速弃牌无疑会在对手心中播下疑惑的种子。

3第三手

$2/$5 no-limit holdem

我在按钮位置拿到对5,枪口加注到$20,CO玩家跟注,我跟注,两个盲注都弃牌。底池有$67,筹码深度$1,000。

翻牌发出是9♣6♥2♦,彩虹牌面。两个对手都过牌,我快速下注 $100,用了个黑色筹码。枪口玩家跟注,CO弃牌。进入单挑模式,此时我知道除非牌力增强,否则肯定不会再投入筹码了。转牌是张3♣,对手过牌,我在后位秒check。河牌是张T♥。

河牌圈,对手过牌,我还是秒过,他亮出8♠7♠——河底他击中了nuts顺。他的过牌是个陷阱。他根本不知道我其实已经不会再投入了。但是重点不在这里.....

任何关注这把牌的人都知道我几乎是被BB的,转牌圈他只有高牌8,看起来无疑是被河杀的。所以我的形象一点没受影响。即使他的8♠7♠让每个人都很意外,包括我自己,但我还是眼睛都没眨一下立即盖掉了手牌。

当有人在一个全压的底池里最后输掉时,大家都会看着失败者,看他会怎么表现,我也会去看。当牌桌上的人都期待看到你受伤的表情时,如果你能快速弃牌,表现得若无其事,每次都这样的话,你就传递出了一个准确的信息:“什么都打击不了我。”你的坚强意志将吓到他们,然后你就可以开始剥削他们了。

4第四手

$2/$5 no-limit holdem

我在大盲,发到对J,我左边的枪口玩家,我们暂且叫他Bob,平跟$5。Bob和我之前有过交流,一小时前说过几句。当时,前面的人都弃牌,我在小盲位。在我准备说是否大家平分盲注的时候,Bob说:“我要玩。”

“我要弃牌。”我回答,然后弃牌。

接着,到了这手........

如果一个家伙玩了几小时从来没有平跟过,现在他平跟了,我立刻就会警觉起来,这就是Bob平跟的时候,我的反应。这时我的想法就是他是否拿到了一个超大的对子。

Bob平跟了之后,后面有四个玩家也跟注,轮到我,在大盲,手持对J。我瞟了下Bob。他的目光看似很坚定,我敏锐地感觉到他的对子肯定比我大,如果我加注,他会再加注。这样的话,没有位置,用小对子去中set的赔率就不够了。所以我索性就过牌了。

底池:$30

筹码深度:$600

翻牌:8♣7♥2♦

我的手牌:J♠J♦

我相信面对下注,Bob绝对不会弃掉比我大的对子。(注意目前为止他只投入了$5),但是我不介意下注$10 来确认一下。所以当小盲过牌后,我下注$10,这时Bob不得不要做出抉择,也许能够验证我的猜测。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如果Bob弃牌,有人加注,我要么再加注,要么弃牌,取决于谁加注,加注多少。如果Bob加注,我就直接弃牌。

最后Bob加注到$25,此时对我来说唯一合理的做法就是想都不想直接弃掉。其他人弃牌的时候,我也跟他们一起弃掉了。我恢复到正常的姿态,Bob给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无法理解我在四路底池下注$10,然后面对一个$15 的加注量,尽然弃的这么快。

如果我弃牌前多考虑几秒,Bob或者其他玩家在之后的牌局会怎么判断我的范围呢?通过快速弃牌,以及翻牌前没有加注,对手永远也猜不到我手上会有JJ。

对我来说这种打法是赢钱的打法。当对手对我范围的理解有很大的误差时,我就可以做各种诸如埋伏,价值下注等有趣的操作。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这手牌我能够给对手造成的错觉.....

如果我翻牌圈击中一个两头顺子听牌(翻牌872),我可能仍旧会下注$10, 作为试探性的,阻隔式的下注。但是Bob加注到$25,我是绝对不会弃牌的,任何人在判断我的范围时也会有这个认识。所以两头顺子听牌不会在我的范围内。超对也不像是在我的范围内,不仅因为我翻牌前的打法,还由于我翻牌圈的弃牌方式。

这就意味着我要么是拿空气牌随便开了一枪,你知道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或者我在拿A2或者75这样的一对下注,然后面对一个小加注弃牌,这样的打法对于一个非常紧的对于 $15的加注量会弃牌的玩家来说,实在很奇怪,因为这样的玩家面对四个玩家是不太可能用这样的边缘牌去领打的。

结果会怎么样呢,这个坐在9号位的老家伙真是让人看不透,玩得这么快,看起来一切都心中有数,然而打法又完全不符常理。

结语

你是否也在考虑加快游戏速度?作为一种欺骗对手的手段,要掌握确实有点难,你得先问下自己:

“我为什么要停下来,明知道弃牌就是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快速弃牌貌似太丢人。我不想让别人认为我什么都没有。

这种想法并不是主观上有意识的欺骗策略,只不过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大家都有的习惯性想法。

所以直接一点吧,反而能够迷惑对手,该弃牌的时候,快速弃掉就行了。


本文作者 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