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德州最全面的德州导航平台,第一时间发布各平台福利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德州平台 - 坚果和空气牌的比率

坚果和空气牌的比率

2020-09-02 作者: xiaomi 浏览: 28

我们假设刚坐在牌桌旁就注意到一位打得很差的激进型玩家正在疯狂地玩牌。这种玩家不是很难辨认——他不管有什么牌,都会在每一手牌中全压下注100bb。我们现在看到他已经用这么玩了五次了。我们应该跟注的频率多少?我们应该用任何有50%以上的赢率的牌跟注来对抗对手的随机牌。因此,像AT这种牌就变成了一手能迅速做出轻松跟注的牌。现在,让我们假设我们做了跟注,当对手展示给我们的牌是AA打败了我们的TT时,我们是不会感到高兴的。我们感觉很糟糕。但是我们知道这仍然是正确的玩法——因为我们的坚果牌和对手范围中空气牌的比率是不平衡的。我们称之为坚果和空气牌的比率,或者简称NAR。 

通常来说差得激进玩家空气牌份额很重,被动的玩家坚果牌的份额很重。如果你有AA对抗一位被动型玩家,牌面是JT75,你做价值下注就很好;但是,当你被加注时,你需要评估一下对手的NAR。被动型玩家实际中很少在那种情况下诈唬,因此你的选择变得很容易。 

参考点很多,然而却不是那么明显。理解了NAR可以帮助我们在复杂的情形下对抗出色的激进型玩家。有时,使用HUD数据确实可以帮助我们评估NAR。举例来说,如果我们的对手在BTN用70%的时候翻牌前加注,我们可能会决定在大盲位置上用KT平跟。翻牌是773,我们过牌,他持续下注。如果我们不停下来思考一下他的NAR,我们这时可能就倾向于弃牌KT了。然而,如果我们仔细想一下70%的牌中会有多少真正的好牌,和他们错过773翻牌的概率,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 通常情况下KTo对于大多数的牌面来说都是最好的牌,即使是我们错过了翻牌。

■ 很多玩家做的一些常规思考会帮助我们更深一步地确定他们的NAR。举例来说,很多对手这时不会用A high牌或者一对3做持续下注(他们会认为这种情况手持超强牌跟注是不错的或是害怕对手过牌-加注)。因此,当他做连续下注时,我们可以估计他的范围代表了更多空气牌。

■ 即使当我们落后时,KT还有六张高牌和不错的赢率对抗他的有价值的范围。

■ 如果他的NAR空气牌占得比例很重,他很可能会利用对我们有力的公共牌面继续诈唬(在这手牌中,T和K就是对我们有利的牌)。这就改善了我们的潜在成败比。 

经过以上的所有思考后,我们假设最终决定不再弃牌。现在我们要在过牌-加注和过牌-跟注之间做出选择。这个选择基于在这种情况下,他在这手牌中是否会放弃像对子或Ahigh牌这样的牌型(更多的细节将会在23章节中讲解)。为了举这个例子,我们假设决定配合他继续诈唬,过牌-跟注比过牌-加注更好,这可以让我们更便宜地看翻牌。转牌是A。我们过牌,他再次下注。很多对手这时会用他们整个的范围继续开火,再说一遍,他这里是70%的范围。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他不是在用一对3对抗我们(也许不是99这样的牌)。如果他在翻牌圈不用A high牌连续下注,他可能也不会有这种牌。这就极大地界定了他的有价值的范围,使得他的NAR空气牌比例更大。因此,我们看到这时形成了做大的跟注的环境。如果我们忽略了NAR,相对于用领先于我们对手的范围的牌跟注而言,仅仅因为手持牌的的绝对价值,我们可能会被诱骗弃牌了(那就是说,K high牌在这种真空局面不是太好的牌,因此我们应该弃牌)。 

在实践中你可能注意到,很多情况下优秀的激进型玩家打这手牌时,仿佛他们就是真正的差劲的激进型玩家一样。这是我们要分辨出的一个重要特征——当优秀的激进型玩家不管理他们的NAR,开始过度地进行诈唬时,他们通常表现地和真正的差且激进型玩家没什么区别。这在牌桌上总是给我自信——一个差且激进型玩家想冒险和我玩时通常意味着我将会赢很多钱。如果一个优秀的激进型玩家转变成了差且激进型玩家,很好...这不是件坏事情。 

高级别的玩家会谨慎地管理他们的NAR,因此他们很难让对手读懂。这意味着在这种情况下,某些时候在转牌圈用A high牌做连续下注,或者是用一对3做小价值下注。一些人会将这个描述成平衡打法。我倾向于把平衡看作是在每个特定实例中尝试做正确选择的结果。因此,如果你用持续下注诈唬773这样的公共牌(我们假设是用JT),转牌是A,那就得再重新评估你的弃牌赢率。对抗某些玩家,A根本不是什么危险牌——因为你在翻牌圈NAR代表着很强的空气牌成分,他们会预测你是在诈唬,这样的话他们是不会弃牌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经常会弃牌。当你比对手玩得还松时,弃掉很多翻牌后是不错的选择——这让你的NAR不会因为加注或跟注而偏离的太极端。持续关注你的诈唬频率和价值下注的频率的比例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当你准备在更有挑战性的游戏中对抗更难缠的玩家时。


本文作者 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